网站简介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OA入口 | 预决算公开
    2017 / 11 / 24 星期五

马雷军:中国还是一个男权社会

发布时间:2016-02-25   来源:  作者:

(来源:网易女人 )

马雷军:联合国社会性别工作组项目官员,负责中国社会性别研究和倡导基金的项目招标、审核和批准,并对审批通过的社会性别项目提供资金、人员培训和技术支持。

第一次和马雷军老师联系时,他觉得我们采访提纲中的“让女人更美丽”欠妥当。他认为这种说法表明美丽才是女人的价值所在,是对女人的物化。

文章4图片

马老师负责的社会性别项目被联合国认为是最好的项目之一。2005年以来,马老师就一直跟进中国社会性别研究和倡导基金。每一年,马老师都会和同事制定好下一年的工作重点,然后向全国的政府组织、学术机构、非政府组织招标,并对审批通过的社会性别项目提供资金。接下来的日子,马老师需要奔波在各地,为各个项目的参与人员提供培训、讲座和技术支持,同时监督检查项目的进展状况。

马老师的工作之一就是将基金资助项目得出的研究成果进行总结,然后由联合国驻华代表处与政府进行沟通,说服中国政府出台对社会性别平等有利的政策。其中,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委会在2009年出台了里程碑性质的《审理家暴案件的司法指南》。以前,以暴制暴的家庭暴力案件,只能按照故意杀人罪来判罚当事人。现在,法官们有指南可依,类似案件的判罚结果为“判3年缓5年”,这对遭受家暴严重的中国女性来说,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。

尽管已经做了很多工作,但是马老师认为中国还存在很多社会性别问题,特别是对于女性现在遭受的不平等,他说:“我们总是用男人的错误来惩罚女人。”马老师认为女性经常在社会和经济活动中处于不利地位,是因为总有人以女人上夜班回家可能会有安全问题等借口,来剥夺女人从事某些职业的机会。而实际上这些对女性的伤害是由于男性的错误才导致的,后果却只能由女性来承担。

马老师认为不仅是社会在对待女性方面做得不好,国家相关政策也有很多不利于女性发展的地方。他举了铁娘子的例子,提到当国家建设需要大量劳动力时,一句“女人能顶半边天”,就将女人从家里赶到了重体力的场所,但并没有同时解放她们在家务上的负担。更重要的是,直至今天,中国女性尽管已广泛经参与了社会活动中来,但在经济、政治等方面,女性还远远落后于男性,最明显不过的例子就是国家仅有屈指可数的几位女部长。

马老师也谈到了他们到汶川地震灾区的亲身经历。由于救灾干部中缺少社会性别视角,导致救灾工作缺少社会性别视角,只关注衣服、食物、药品的救济,却丝毫不关注对女性至关重要的卫生用品需求,另外,也忽视了女性作为重建主体的作用。所以,马老师提到中国女性的权力地位还是比较低的,在联合国每年公布的社会性别发展指数的排名中,中国的地位比我们相邻的日本和非洲国家卢旺达都要低。

马老师认为社会性别平等是需要大家都动员起来的事情,因为在我们的社会中,基于性别的歧视还普遍存在。 比如“妇孺皆知”,“泡的就是你”,“你有二房吗?”等等,都是对女性歧视的词语。同时,马老师认为真正的社会性别平等,提倡的是男女真正平等,所以,他也反对“三无男”、“无房无车男”、“凤凰男”等这些说法,认为这是荒谬的。他认为要男人买房、买车,不然就不算男人,这是对男人的不公平。所以他觉得提倡解放女性,给女性平等的社会参与机会,实际就是在解放男性。因为如果女性跟男性挣一样的钱,那么两个人共同承当买房的责任就是实至名归的。

马老师关爱女性,不是小爱,而是大爱。他为女性在国家、在社会的地位和权利而努力,他致力于实现社会性别的真正平等。